Thursday, July 16, 2009

民联议员真难当

308时势造英雄,
民联一夜增加了几倍的议员,
众议员虽戴着YB的光环,
但民联议员一点都不好当。

麻烦随时找上民联的议员,
民联议员有被骑劫的经验,
也有过被警方扣上手拷的经历,
在扣留所过夜也不是新鲜事。

反贪污委员会竟也会随时找上门,
就连贵为行政议员的也不例外,
这种选择性的调查方式叫人感到不快,
要查就每个议员定时的调查。

民联议员处处被刁难,
民选制度似乎不被某方所重视,
不单官爷们特意要刁难的思维要改变,
选民思维更要改变以彻底的消灭这种不良的举止。


12 comments:

维雄 said...

听到钢铁就是这样磨练出来的。

陳不平 said...

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政治助理赵明福在雪州反贪会总部离奇坠楼身亡,天理何在啊?
悼!痛!一个大好青年,就这样走了....
下一個不知要輪到誰?
剛剛还有人为补选选票回流而雀跃,但如今...,
霸权不倒,何以見天日?

Johnny NGAU said...

摆明就是反贪委员会偏袒国阵,存心刁难民联议员。反而最近闹得满城风雨,价值连城的“基宫”事件,至今还是平安无事。

霹雳州公正党今晚八时在怡保怡东酒店会议厅举行一场座谈会,题目是关于“巴生自由港的丑闻”。主讲人包括国会议员李文材医生、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等人。

Jack said...

赵明福这一跳,

粉碎了全国人民的心,

也粉碎了纳吉的美梦!

雪山锺某 said...

反贪局必需一视同仁。

Anonymous said...

民联议员的助理更难当,连命也丢了。苛政无道,草菅人命。

失败のman said...

饭桶委员会怎么调查“鸡耳”就没这么积极?
现在又闹出人命,看你们怎么解释。

咚咚 said...

民联议员难当,民联议员的政治秘书更难当。

northborneo said...

好可怜,最难过还是有些掌握权力的机构选择性的调查和针对,看到都肚烂。

紫君 said...

自己人不会针对自己人。哪来的独立反贪局?神啊,现在简直闹人命了!看来民联不会就此罢休咯!报章又有新闻可以做标题了^^

黄绍华 said...

楼上各位好,
当我在写民联议员真难当时,我还不知发生了赵明福突然离奇毙命了,所以没把此不幸的事件写在此博文里。

发生如此令人悲愤的事件,令我的心情一直无法平息下来。

如此的政治命案竟然也发生在我们的国家,真的很可悲。

Leyon said...

大家有没有发觉到一种现象,一种很奇怪的现象.选委会,警察,反贪会或其它纪律部队,都是同样对在朝的政治人物比较温和通融的,而对在野的政治人就比较严苛的,相信是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们的费用和薪水都是财政部出的,他们那里敢对付朝的人,所谓打狗要先看谁是狗主人,减薪是小事,丢官是大事.
同样的,也许改朝换代的话,他们做法也许都是如此呢. 除非是MCA啦,纪律委员会做什么,总会长都不知道.
在马来西亚,起码目前就是,没有一个人或政党愿意对自己的“权益”与“权力”加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