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官位虽高、智慧却不高


赵明福不幸坠落在反贪委会大厦,
真真死因依然没被确定,
验尸庭也还没有结案,
无情的高官一再发表令人反感的言论,
犹如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伤口上撒盐。

反贪会主席阿末赛益把赵明福的死因,
归咎于承受不了调查压力而自杀,
活生生一个证人被带去协助查案,
隔天却被发现离奇坠楼没命了,
反贪会不但没负起责任反而以各种理由来推卸责任。

身为一个专业执法机构的带头人,
却不具备专业的态度和精神来办案,
要护主也得拿出专业的证明来说服民众,
一再盲目护主连狗官都不如,
阿末赛益你评什么证据断定赵明福自杀死?

我们的众官爷或许须要再上培训课程,
不单要提升专业、独立性、态度与精神,
更要提升发表言论的素质与技巧,
官爷服务素质低却又年年要求额外的花红,
无耻、无良高官们,小心恶报等着你。

18 comments:

草禾刀 said...

等着瞧,他们一个个在排队等着。。。

Johnny NGAU said...

反贪会的鸟人阿头以为民众像他一样是傻X!

Anonymous said...

今天是七月半,在这里恭贺贪婪会主席哑末屎溢早日与排队等着的众好兄弟相聚,形影相偕,不再须麻烦红尘世界。

mtchair

黄绍华 said...

草禾刀兄,
"好"事干得多,"坏"事迟早找上他们。对呢,919在大山脚的博客聚会有兴趣出席吗这是北马第一次博客聚会。

Johnny NGAU兄,
他是护主心急,想找借口把责任推得一干两净。骗得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

mtchair,
这鸟人早就应该被革职,但他愿意出卖人格和尊严,有被利用的价值,所以被重用了。

杨影 said...

其实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啦,、但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现在可是“金钱政治”,苦了我们老百姓...

Alfanso said...

他不是高官,而是狗官。帮主人咬人的哈巴狗。

schoolmate said...

垃圾官员一大堆,说话不用本钱,回家卖沙爹去吧!真的一点素质都没有!

西西留 said...

『阿末赛益你评什么证据断定赵明福自杀死?』

因为是他手下杀的,手下杀了人当然会禀报上司,因此,做上司的就知道了,就这样简单。

另外,阿末说过看娈童片无所谓,因为每个人手机内都有这种图片,凭良心来说,西西留的手机没这种东西。根据一样的逻辑,杀了人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每天都有人死。

『回到根本,华生!』

黄绍华 said...

杨影,
民众必须有所醒悟,坚持要把滥权的政府给换掉,只要求变之心强烈,没有办不到的事。你同意吗?

Alfanso兄,
有得甚至是连狗官都不如,只会乱吠,乱咬无辜。

schoolmate,
我们真的对官僚已忍无可忍,掌权者的态度根本就不把纳税人放在眼里。

西西留兄,
您好,反贪会已没有公信力可言,对民联特意刁难和赵明福案,已显露出他们不专业,也没有独立性。反而是成国阵欺压民联的工具。

侠言 said...

送你一篇好文章:

苦命老妇谢木娣的自叹自怨

一生命途坎坷,身心受创,已届风烛残年的谢木娣老妇人,不久前终於郁郁而终,含泪离开尘世。

这名身世很凄凉的老妇人,生前偶尔与彼此熟捻的同辈邻居闲话家事时,往往自叹自怨,叹自己命苦,怨自己福薄。

叹命苦,是因为她在三十岁那年,就被贪新厌旧,娶了小老婆的丈夫遗弃,赶出家门,使她身心受尽苦难!

怨福薄,则因为她尽管有一个诗文、谋略称杰大马政坛,时已做了大官,坐拥豪车巨宅,荣华富贵的亲生儿子,只怨自己福薄,无缘分享儿子那份荣华富旳“福份”。

为什么会这样?原来她这个儿子,在七八岁孩提时期,已嫌弃她这个亲生的穷母亲,不愿跟随母亲挨穷、挨苦,选择回去遗弃怹和母亲的爸爸一起生活,鲜少和她这个穷母亲来往。如今做了大官,更以有这个个穷困又没有文化的母亲而自卑,连提都忌讳提起,自然不愿,不会认她这个亲生母亲,更遑论接她回去分享自己的荣华富贵福分!

对于这个出人头地,做了大官的亲生儿子,不但没有认回她这个亲生母亲,没有接她回去重享天伦之乐,谢木娣尽管心有戚戚焉,却没丝毫圣儿子之意,只怨自己福薄。

可是,对于这个亲生儿子在一些公开场合,刻意以“情真意诚”的声调,声声直喚害得她被丈夫遗弃,受尽苦难,颠簸大半生的“那个女人”为“母亲”,尤其是在大马举行国州议会大选时,有邻居告诉她说,看到她这个做官的儿子,很殷勤地搀扶“那个女人”,亮相他的竞选集会,还听到他在集会上大大颂扬被他声声喚“母亲 ”的“那个女人”,如何顾家,如何关爱他和他的妻子、儿女,如何用浓浓的原乡方言,引导他掌握“乡音”!如何叮咛他要做好官等等“伟大母亲的事迹”!

谢木娣听来就不免耿耿于怀了,因为她觉得这个儿子,用这种移花接木的伎俩去博取“孝顺母亲”的虚名太过份了。

所以,谢木娣不再自叹自怨自艾了!她情绪激动地直斥她的这个以诗文,谋略称杰大马政坛的儿“伪善”,是世间“最无耻、最不孝的畜生”!

所以,谢木娣不再自叹自怨自艾了!她情绪激动地直斥她的这个以诗文,谋略称杰大马政坛的儿子“伪善” ,是世间“最无耻、最不孝的畜生” !

诗情杰乎?做了大官不认娘!

(注:本文回应“苦命老妇谢木娣的自怨自叹”。)

在某部落格读到一篇题为《苦命老妇谢木娣的自叹自怨》文章,发觉作者‘侠言’所述的情节,与客家嫂讲过的故事很相似,我特意把有关文章打印出来,拿去念给客家嫂听。

客家嫂听完后,不胜唏嘘,因为他认识文章中提到的那名老夫人--谢木娣!

客家嫂说,她在60年代初是居住在吉隆坡乐园木屋区的自建木屋,与那名从陈秀连路木屋区搬到乐园木屋区租屋而居的谢木娣是邻居,又因为双方同是客家人,所以彼此很投契,很谈得来,几乎无所不谈,所以对谢木娣的身世知之颇详。据陈太所知,谢木娣是于40年代,二次世界大战后翌年凭媒说合与不同籍贯的翁姓男子,依中华传统拜天地,结成夫妻,婚后育有多名子女。

50年代初,谢木娣和任职鱼行司理的丈夫,居住于茨厂街一间店屋的阁楼,生活虽不算富裕,但夫妻感情融洽。

不料,就在谢木娣的最小儿子(也就是前述部落格文章所提的那个如今跻身官场,做了大官不认娘,以诗文谋略称杰大马政坛的“最无耻,最不孝畜生”)。出生的那年却是她厄运的开始。

原来,谢木娣的丈夫,在她怀孕期间,与一名同籍贯的女人发生婚外情,有了超亲密关系。

谢木娣生下小儿子不久后,她的丈夫正式把那女人娶回来作妾(小老婆)。

其实,在40、50年代,丈夫纳妾是很平常的事。可是,谢木娣当时由于年轻气盛,脾性太过火暴,以致不能接受丈夫纳妾的现实,经常和丈夫吵架。

到后来,谢木娣与丈夫及小妾的关系越闹越僵;再加上丈夫的一些叔伯辈乡亲族戚,很在意籍贯亲疏,有排斥非同籍贯的封建意识,存心偏帮同籍贯的小妾,众口同声指谢木娣专横刻薄,鼓励她的丈夫休掉谢木娣这个元配。

在这样的形式下,吵架时丈夫和小妾的口气越来越强硬,大有把谢木娣逐出家门之意。倔强的谢木娣不肯屈服,最终和丈夫决裂,她把年纪最大的长子留给丈夫,自己带了几个年幼的儿女离开夫家,搬到陈秀莲路木屋区租一间陋屋栖居。

可怜她一个目不识丁的单亲妈妈,要养活一家数口,又要她按月缴屋租,那有这么容易?因此即使她凭着几分牛力,不怕吃苦,白天到半山芭、蕉赖一带的建屋工地干些挑砖担沙的粗活,晚上又在陈秀莲路的熟食摊洗碗碟做什工,含辛茹苦博拼,也只能赚取极微薄的收入,勉强维持一家的口粮,而难以支付其他开销。

偏偏,她那个才不过8岁便少有大志、一心要出人头地的小儿子,却嫌母亲未能让他上学念书,而向人诉苦。结果,在得到父亲承诺可供他读书之下,便头也不会断然离开泪流满面的生母,跟父亲和叫二娘的那个女人同住。

谢木娣尽管不舍、为小儿的断然离去终日牵肠挂肚,但她了解自己的能力局限,为了小儿子的未来和幸福,不忍加以阻止,只有默默期盼这个聪明过人但性格偏执、独行其愿、只顾自己的小儿子,他日成人成才,出人头地后,不忘她这个生母,他朝能母子团聚,重享天伦之乐。

说起来,谢木娣这个小儿子,的确不同凡响,是个读书的料,年年考试名列前茅,20多岁就成为工程师,30岁后学而优则士,进入官场成为某大官的幕僚。

此后他挟着诗文口才皆杰出,能应付政坛剧情需要,扮酷、扮清流、扮勇、扮狠,或夹起尾巴等等变脸术;畅游政海、无往不利、步步高升,在短短10多年间,已晋身政治高峰,位高权重,荣华富贵一时无两,连百里行程也不惜花费纳税人数万令吉,包私人专机接送,尽显大官的威风。

只可叹,为人子无情,做了大官不认亲娘,终难逃“世间最无耻、最不孝的畜生”骂名!呜呼唉哉!

Anonymous said...

整个猪头猪脸,讲话不经大腦怎會有智慧?还有一个选委會的大头,這種素质也叫人才.

Nickcafe said...

这些废柴算穿起西装像野人,
叫野人去办事,
不如叫他们拿石头起火...

tamiya said...

19日大山脚哪里聚会?或许登门拜会一下各位侠客。

黄绍华 said...

侠言,
谢谢你的分享。

匿名者,
没有智慧的官爷大有人在,除了他们两,另一个也被续约了,因为他很"听话"。

Nickcafe兄,
但愿政权交替时,个个狗官都被革职,真的很期待那天的到来。

tamiya,
919是在大山脚一间博客咖啡馆进行,召集人是糊涂侠客,自费RM 30,所以不怕被指饭后被人收买。中南马多位博客也会出席,我也报了名。您有兴趣可联络召集人,但要尽快因有限人数。

eddieliow said...

除非自己亲眼看到,不然那会这么肯定。

Anonymous said...

continue to vote bn lah! That our future.
Niamah! bn

黄绍华 said...

eddieliow兄,
这种鸟人太令人反感,真讨厌。

匿名者,
下届大选时,大家一起来换政府。

tamiya said...

我是大山脚人啦。。。嗯,再瞧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