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4, 2009

为何副总须千万活动基金?


千万捐款的疑惑实在是太多了,当中会让人联想到很多很多的问题。而且,现阶段这些疑惑都是找不到答案的,大家都只是靠想象力和猜测。今天,我只想把疑惑的范围缩小到,为何一位副总会长须要千万的活动基金。

首先,要谈谈为何一位副总会长须要千万的活动基金,我必须先撇开到底有或没有千万捐款这件事,我只是根据和引述张庆信的说词,免得日后惹上官司。如张氏说词属实,那我们就很想知道为何当时的一位副总会长须要这一千万的活动基金。

根据张庆信的指责,当时还是马华副总会长的翁诗杰,向他要求捐献一笔为数一千万令吉的款项充当党活动基金。据说这款项是要分发给各区会的,我感到好奇的是党活动基金那须要副总会长来操心,难道当时的总会长那么无能,找不到资源,而令翁副总来代劳,这好象有点说不过去。

张氏也指出,当时翁副总要求拿现款,虽分三次拿钱,但每次也要拿三百多万。为何区会拿钱要得那么急? 据说马华有191个区会,191个区会主席可出来做证呀,到底他们有拿到钱吗? 这些钱区会拿去干什么了? 191区会领导总不可能全给人买通了来说同样的谎言吧?

根据张氏的说词,千万捐款是在2008年捐献的。2008正是马华的党选年,活动基金不是总会长亲自筹给党,而是副总筹的,这会否让人联想到这笔款项是由个人来支配? 很大的可能是用来贿赂中央代表,以达成个人的政治目的。这点的可疑性相当高,也给民众一种感觉,马华和巫统没两样,五十步笑百步,唯一不同之处可能是所涉及的数额可能小了点。

如张氏说的都是真的,而区会又没拿到钱,难道这笔千万现款下落不明了? 还是已落入小部分人的口袋? 这些虽无法被证实,如那只是虚构的闹剧,它的严重性可不是闹着玩的。当中涉及了严重的名誉损失,加上双方都是政坛显要,诽谤的那一方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18 comments:

糊涂侠客 said...

所以我说这件是不可以道歉了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看看到底谁才是说谎的那一个。

沈兴 said...

哈哈哈~爱的代价还是黑的代价?没事没事。赔的了多少?还不知数.案件排期有的拖,大把时间.只要在限期之内能把老翁拉下马,如果能的话~还是有赚头.羊毛出在羊身上.

Liew Yu Ping said...

没有十足的把握,相信张庆信是不会乱说话的。

量街的人 said...

因为当时要竞选总会长!

黄绍华 said...

侠客兄,
绝对同意你的看法,一定要查出真相,但我担心在国阵高层插手,再以国阵内部协商解决,那就石沉大海,永无水落石出的一天。

沈兴兄,
现在都是钱在做怪而已,只要找对人花对钱,很多问题都可一一解决的。

Liew Yu Ping,
这点我有所保留,不敢完全认同,我担心他背后另有议程,可能真真的问题比现在的还大。

量街的人,
这只是大家的猜测,有可能对也有可能不对,暂时还很难确定。

沈兴 said...

十足把握?百密还是有一疏,不是吗?事情没有十足的,还不到最后关头,还不知,鹿死谁手。
会不会乱说话~知人知面不知心。还太早先下定论。口说无凭,要有证有据,证据会说话,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沈兴 said...

绍华兄,
说的对。都是钱再做怪,有钱好办事。钱能够解决的事,那根本不算事。老话,有钱能使鬼推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要能制敌的招,不管什么烂招,下流的招术,只要能赢,就是好招。那还管得了,什么~3x7=21,还是3x7=22。有的招式是老,但是,还是管用。应为每个人想到钱,眼睛是挣的特大。钱能救人,也能害人。

Anonymous said...

将这份短训传达给总会长
致林XX同志,
请将这份短训传达给总会长. 有关上个周末所发生的事情, 我想向总会长进言几句,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要赶尽杀绝凡事举头三尺有神明.再说论年龄,我也比总会长痴长一些,在被要求召见之际,却向我等自称政治流氓,过后又我等赶出去,简直是污辱我的人格一点敬老的道德都看不见, 更别说敬爱同志.如此总会长, 我党已没前途可言. 奉劝一句, 回头是岸啊!你不尊重别人那人怎么会敬服您。(包括几个区会主席被赶出)假如没有召见,别人之说我们还不大相信,事发生了才知道你的真面目。原来正确。
XXXXX区会主席XXX上.

Jack said...

我也需要千万活动基金啊!
可是哪位财神爷会看上我?
同人不同命!

黄绍华 said...

沈兴兄,
对,拿出证据才能服众,口水乱喷是没用的啦。

某区会主席,
敢敢报上大名来,匿名没用说服力。只要是真理,不怕被秋后算账,如真理敌不过邪恶,那留在党内干什么,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倒不如到其他空间去发挥。

没人敢站出来反抗,只会进一步让党舞腐败下去,得逞的就是那小部分的恶势力。

我没政党背景,更不是贵党员,只是说说我的意见,希望你不介意。

Jack兄,
你要一千万,那你得在政党里力争上游,只要你能爬上最高层梦想就会实行了。我在此祝你好运,发达了可不要忘记我。

Jack said...

哈哈。。
我怕我太积极,
一爬就爬上极乐世界去了!

Anonymous said...

马青总团长拿督魏家祥坚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表示全面支持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在“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去年拨1000万令吉予翁诗杰”指控的处理方式。他称,媒体在有关议题上发出引导性的问题,例如询问受访者对此事的看法以及是否相信真有此事,可是很多事不是相信就能成真,加上此事与相信与否根本是两码子事。

他强调:“在此议题上,作为马青总团长我全面支持拿督斯里翁诗杰报警的举动,同时通过法律诉讼讨回他的清白,我始终坚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一定会真相大白!”

他是针对网上有人发布翁诗杰和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员拿督斯里张庆信两人是经过他的介绍而相识发表谈话,同时也为有关指责感到啼笑皆非。他解释,1999年翁诗杰和张庆信都已是国会议员,而他本身则是在5年后才出道。

"如果是我介绍的话,肯定不只一千万献金。以我和马青金主张庆信的交情,只要一句话,万事有商量。别忘了,张庆信与首相关系密切,胡秘书也很了解, 张庆信来自国阵体制,又是国会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不是一般商人,背后代表一定的政治力量. 当然,现在局势不妙,希望各位媒体朋友不要再追问我和张庆信的关系, 也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不评论与Kuala Dimensi有关的课题。现在不是我敢怒敢言的时候。以后再谈。”

Anonymous said...

Jack, there is no 'free lunch' in this world. You want the money? In reciprocal, you need to give lots of benefits and 'special considerations' to help in the donor in terms of projects or other projects that will bring him great monetary return. Are you able to offer him? haha.

黄绍华 said...

Jack兄,
别那么消极,可能你比其他人幸运,可以顺利爬到顶峰呀。

匿名者,
天下肯定没用白吃的午餐。

匿名者,
你说得对,你要得到别人的好处,而你又能给他什么利益呀。

Anonymous said...

According to GO, all ministers cannot be involved in business and have to declare properties within a short period after becoming minister. Any increase in properties or cash money must also report to the authorities. So if that sum of money is personal, then it's also agaisnt the GO without reporting it! Your chief has to clear the air.

Liew Yu Ping said...

难怪张庆信要Charges那么贵!动不动就上亿。原来有那么多人(高官)等着伸手要钱。政商勾结!人民沦为鱼肉,真是大开眼界,经典的例子。
According to GO....
我们都知道法律已经有了,但国家领袖当它是废纸,法官警察都是kaki tangan, abang adik。只能希望手中的一票能发挥作用,虽然它小得像一滴雨。

Anonymous said...

Ask the former MCA president Ong KT, whether he knows this case, ask any donation must go through the president!

黄绍华 said...

Liew Yu Ping,
一人拿到project,上百甚至是上千人等分钱,不charge高难道要那自己的钱来倒贴吗?

匿名者,
真的很想知道,到底马华了了那些政治捐献者什么好处。你有这方面的消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