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8, 2009

种族极端 VS 宗教极端


种族与宗教都是敏感的课题,
特别是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
这两个课题向来都被政党拿来炒作,
以达到各自的政治目地与成效。
至今我国都无法走出种族与宗教的极端主义。

国阵的主干巫统特爱玩弄种族课题,
52年来族种课题就是它们的政治资本,
不时还以类似513事件来威胁和镇压民变,
种族主义在过去12届大选都发挥得淋漓尽致,
种族课题也让巫统捞尽了便宜。

巫统的死对头回教党却偏爱玩弄宗教课题,
成立回教国的念头从来就不曾放弃,
偶尔还说要实行断肢法等,
如今禁酒课题一再重新被提起,
回教党也唯有用宗教课题来赢取马来选票。

只能这两个课题还有被炒作的价值,
两党将就两个课题一直玩弄下去,
今时今日民众必须要有所醒悟,
那出勇气来拒绝种族与宗教主义者,
我们不能再封闭自己和一再开倒车。

或许换掉由单一族群政党领导的政府是唯一的出路,
相信此举可降低和逐步让种族化政策消失,
一日不改我们将继续被黑暗笼罩着,
马来西亚蔚蓝色的天空须要我们来争取,
唯有彻底摆脱种族与宗教极端主义我国才有更好的希望。

7 comments:

Son of Diamond Bay said...

我们自己也是时候好好深入了解自己种族的内涵和精神,还有自己所信仰的是什么了。不然终日徘徊在政治游戏的十字路口,也不是办法。寻根去,也是一条出路...

方人也 said...

种族利益是巫统赖以为生的本钱;弘扬回教则是回教党崛起壮大的资本。种族或宗教的取向让马来社会一分为二。若要大多数马来社会完全摆脱种族和宗教取向,相信不是一件短时间内可以办得到的事,毕竟马来同胞的脑已经被巫统洗了52年。可能还需要再过N个代,才能让他们释放自己,让他们的思维跨越种族和宗教的门槛,接受多元的新思维,并放心让其他民族领导国家。虽然公正党标榜多元,但在官职和权益的分配始终脱离不了种族就是一个例证。奥巴马也是在美利坚百年建国之后才出现的。

无论如何,巫统所讲的马来人利益,对华人利益而言,肯定是零和关系。资源的有限造成利益的分配不可能带来双赢。你多拿就表示我必须少拿。所以,只要巫统继续喊马来人利益,“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就是拿来骗人的。

回教党不讲马来人利益,对华人利益来说,不会起零和作用,只要回教党重视华人的基本权益;华人也顾及回教徒的感受和禁忌,彼此接受各自生活文化的差异,以尊重对方的方式处理敏感的课题。比较两党之间,回教党应该会是更好的选择。

Jack said...

别的国家可能不行,可是在我国,马来人=回教徒,所以没理由这两种本来就一体的东西不会结合。马来党只要接受月亮的条件,成立回教国(本来就已经是了),事情就容易办了。他们现在只等那位德高望重的聂老回到阿拉的怀抱后,一切就水到渠成!大家敬请期待。

黄绍华 said...

Son of Diamond Bay兄,
想听听您在这课题的高见,希望您能和大家一起分享,先谢谢您。

方人也兄,
是否可说如马来人大团结,对国内其他族群都不是件好事? 但愿在新一代领导下,回教党能更开明,也对其他族群的敏感度有所提升。

Jack兄,
聂老归西时,也未必两者就能结为一体,双方阵营依旧有想法和思维上的冲突。说真的,我个人不想看见他们两再结为一体。不知您的高见如何?

Jack said...

两个人被送入洞房恩恩爱爱时,就是非土著苦日子的开始!

黄绍华 said...

Jack兄,
希望回巫不会同床同梦,他们两要结为一体还是有阻力的,至少近期内不可能办到。

Jack said...

所以华人啊
有钱就快点赚,
有饭就快点吃,
有屁就快点放!
否则,两人相亲一成功,
我们就没钱赚了,
我们就没饭吃了,
我们就没屁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