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4, 2009

凯里先为败选找借口


每次选举幽灵选民总是被提起,
民联一次又一次的投诉都不见得选委会有所行动,
民联青年团只好负起在投票日捉鬼的角色,
如今国阵竟然也有人要来捉鬼了,
此人乃巫青团长兼林茂国会议员凯里。

凯里指回教党在峇东巴西补选出动幽灵选民,
还恫言如选委会没有采取对策,
他将效仿民联昔日的做法,
在投票日率领巫青团员拦阻“幽灵巴士” ,
凯里的言论看来是天真了些。

试想捉鬼角色怎换人了?
国阵是想在败选时拿幽灵选民来当借口,
凯里还指国阵在308政治大海啸中惨败,
或许是反对党在选委会中安插内鬼,
负责选民册动手脚搬动幽灵选民。

我说凯里你从来就不知悔改还诬赖民联,
民联什么时候有能耐左右选委会了?
凯里曾指BERSIH和要求整顿选民册者为Beruk,
矛盾的是凯里此时却怀疑选民册有问题,
难道是凯里坏事做得多做贼心虚了?

14 comments: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林茂国会议员凯里,简称‘茂里’。

黄绍华 said...

大牛叶,
他还真是beruk的头呢,如国阵不倒台,日后让他攀上高位就不得了。

eddieliow said...

这个就是做贼喊抓贼的真实版本了。

沈兴 said...

吃饱没事干,吃饱卖包,没官好做,七月半嘛~所以改行做捉鬼道士。要不然,他还能干什么把戏出来?西阳已西下,已是到黄昏。自演自爽,自恋心态。

黄绍华 said...

eddieliow,
他妈的这家伙真的无聊,坏事干多了心虚了。

沈兴兄,
如东马有鬼要捉,不妨介绍他去,这家伙现在空闲着没事干。

维雄 said...

很难想象这句话是从国阵那里讲出来。

方人也 said...

这家伙在拉伯时代凭乘龙快婿身份捞了个盆满钵满。那鸡要砍他却砍不死,只好让他留在党内游手好闲,不需劳心劳力,闲来无事就管管乌烟瘴气的青年团和Mat Rempit,需要时扮扮花瓶充场面,反正他不干正事,不必用脑久了,再加上有花不完的银子,才会不经大脑思考而发出前后不一的言论和立场。

林吉祥在国会里也称赞过他为马来西亚的The Richest Unemployed.

Zeitgeist said...

关于真理和自由

人不可能通过任何组织、任何信仰、任何教义,牧师或仪式、
任何哲学知识或者心理技巧,来达到真理和自由。


他需要通过关系的镜子,通过理解他自己心灵的内容,
通过观察而不是理智的分析或者内省式的剖析,来找到自由和真理。


“任何组织、任何信仰、任何教义,牧师或仪式、任何哲学知识或者心理技巧”的真实含义是什么?
克答:个性只是名与形,以及他从传统与环境中所获得的表面的文化(必须去否定)。人的独特性不在于表面,而在于从意识的内容中完全解放出来(必须去肯定)。
“个性只是名与形,以及他从传统与环境中所获得的表面的文化。”


如果束缚于克的名与形,以及从克的文字内容中所获得的表面的文化。那也是“任何组织、任何信仰、任何教义,牧师或仪式、任何哲学知识或者心理技巧”中的一种,朝向“无路”。


“人的独特性不在于表面,而在于从意识的内容中完全解放出来。”。

沈兴 said...

东马的吸血鬼在西马,现在再跟马华乱.哈哈.他没本事捉他,道行还不够深.等下反被他将一军,他的命就休了啦!哈哈哈..

黄绍华 said...

维雄,
那是国阵要倒台的先兆,那只大Beruk在学习当在野党的份内工作,是好事来的。

方人也,
阿祥哥说得对,单是去年那625的汽油回扣就给他发了一笔亨财,这家伙真是"拖衰家"。

Zeitgeist,
谢谢你成为我的跟随者,也欢迎你到来留言交流。

沈兴兄,
东西的吸血鬼在西马,那只是其中一只,留在你那的还多着呢,其他一只已吸了20多年,那只应该也不小只。你懂我说那只吧?

沈兴 said...

那只白蚁时日无多了,这只大只咯。有那么多又如何?生不带来,死了带不去,等天收。

黄绍华 said...

沈兴兄,
对,就是那只,你原本的财物或多或少都有给他吸到,那只绝对不输给西马的任何一只白蚁。

Anonymous said...

Dog mouth can't grow elephant teeth leh... 哈!看过狗嘴长象牙吗??

血统之过!!

黄绍华 said...

匿名者,
真的佩服这种政客,什么话都说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