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3, 2009

马华当下争权丑陋的一面


同志、忠臣、战友、军师、全都是假的,他们只是在你有权威时和你靠得最近,所期盼的也只有想从你身上捞取利益或好处。当你开始逐渐没落时,他们自然会急速离你而去,甚至和你划清界限,免得拖累了自己的前程。马华当下,已开始露出争权丑陋的一面,下一轮的争权已浮出台面。

翁总被投不信任票后,老翁还没呈辞,中委会也还没召开,副总们急速各有了行动,此举不外就是在争上位,为更上一层楼而努力。“尸骨未寒已忙着争家产” ,马华当下就印证了这句话,老翁此刻肯定已体会到所谓的无情和现实。这就是政治,参政者都有机会亲身体验到这一点。

狐狸尾巴全已露出来
发表过“性感睡衣论”、“美食专利权”、“山埃采金无害健康”,急想打破马华的传统,成为首位坐上第一或第二把交椅的女性。。黄燕燕第一个喊话,第一和第二把交椅须从4位副总会长当中选出。她或许可被称为第一个“不孝子”。若她也以同样的速度和积极的来处理山埃采金事件,相信劳勿的选民此时已公开力挺她。

平时样子有点不太精神的江作汉,不落人后,立刻表示自己已做好准备,随时可以接棒领导马华。江作汉成了第一位毛遂自荐的要领导马华的第二线领袖。以此人过去平淡的现像,很难看得处来若由他来领导,马华在日后会有什么突破。他能以第一高票当选副总会长,相信和他来自霹雳有关,因霹雳是马华中央代表大票舱之一。

上位最热门人选莫过于廖中莱,他只差没喊出你们不必和我争,煮熟的鸭子是不会飞掉的。他是巫统钦点的理想总会长,巫统要的总会长肯定是听说和乖巧的。甚至急着PLP者已在某个公众场合直呼他为总会长。除非翁死赖不走,不然就真的可做好接棒的准备了。

另一位副总,陈国煌是否也有争上位的野心就不明显。或许他比较低调,也可能是暗地里行事,马来谚语有句Jangan Sangka Air Yang Tenang Tiada Buaya。此人没有出席特大的动机也是让人猜疑的。参政的不可能没有立场,但他的立场真的不太明朗,他的动向有待观察,相信很快会明朗。

好人姿态重新出发
已被逼告老回乡的前总秘书黄家泉,也巧妙的说如果有“需要” ,他可以扮演当稳定的角色。这话确实有点妙,诚心学佛的黄家泉,所话确实比较有“素质”。我没有怀疑他的诚意,但事实告诉大家,政治只有永远的利益挂钩、资源和职位的分配,没有所谓的朋友与忠臣。爱党、护党摆两边,利益永远是摆中间。。。

翁总被出卖
翁总此时应该已看清那位是出卖他者,中委会所谓的与你共进退只是假象,想上位者早已想到口水流满地。当下好比某个员外刚断气,才要穿寿衣,更别说盖棺,子孙们已在争那丰厚的家产,真是把华人五千年大业文化发挥到极点。。。马华真的是人才济济。

12 comments:

Lai said...

政治是现实的,每个人都是为权为利。没有多少人会跟你讲情讲义。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Anonymous said...

自大的翁诗杰总以为自己讲的话才是字字珠玑···所构想的才是宏图大略···总以为自己是人中之王!谁知道,当他被簇拥抬起,离地的那一刻···他已经中了圈套了···

终于落得:人为刀殂,我为鱼肉!

呜呼哀哉···

Liew Yu Ping said...

我反而觉得很正常,搞政治就是要做好这种心理准备。下面的此时如果不抢,那才是件怪事。

eddieliow said...

政治=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

eddieliow said...

绍华兄,此文章我已转载,希望你不介意,谢谢。

Anonymous said...

其实身为领导的,当龙头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出来讨论议决是无可厚非的,但这个烂局再不能凭几个人说了算,之前革除蔡所引发的患,证明这些人没有足够的智慧来衡量大局,处事尚欠深思熟虑;整个自我观强的团队,盲点是常常忘记或轻视,所领导着的是算千党员和算万党民和所谓代表着大马的华人,很多时候从他们议决谋事,可以看见他们漠视党员的权力和声音所显出的不成熟。这常造就了马华的宿命.

秋呤

雅征 said...

老翁还没气绝,只是病重,那些忠臣就开始造反了,万一他起死回生,那班人不知会否狗头斩?哈哈。。。。。

Anonymous said...

据说黄燕子早前对革除,拥有一半支持者的蔡的举动是不赞成的,并预见会导致严重后果。所以十大成绩出来,她以一句results already expected作回应,可以想像她的无奈和“暗气”。

Anonymous said...

老翁被卖掉,和他的自负有关,
和中央代表的口袋有关,和策略团有关。

elims Chuang 光宏 said...

'人才急挤'... 完了完了...

黄绍华 said...

Lai,
对呀,政治正是如此!

匿名者,
机会难逢,此刻不出卖你,什么时候论到我上位?

Liew兄,
这印证了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自有永远的利益!

Eddie兄,
只有你和我不讲利益,所以没到政坛里去。谢谢您转载这篇文章!

黄绍华 said...

秋呤,
当这群人决定砍蔡头时,就应该要料到会有今天的下场。不能怪罪任何人呀!

雅征,
病重者应该没有康复回生的机会了,十面埋伏是真的存在。那鸡已明示他应该退下,党内更是要他快点走,不然那有机会更上一层楼,这是人之常情啦!

匿名者,
这已断经的女士野心很大,她的举动都存在一定的动机。

匿名者,
和他的自负肯定有关,和代表的口袋有关吗就不敢评论。。我只是局外人!

光宏兄,
人才济济是好事呀,怎会完了,完了?